首页  > 最新数据  > 正文

2018年北京市居民时间利用调查报告

来源:北京市调查局      发布时间: Apr 11, 2019

时间利用调查以自然人为调查对象,通过连续记录被调查者一天24小时的活动,获得居民在工作学习、家务劳动、健身锻炼、休闲娱乐等活动上花费的时间,为分析居民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性别平等和社会公平等提供数据支撑。

2008年,国家统计局组织开展了我国第一次时间利用调查,首次获取了我国居民时间利用数据。十年间,我国科技发展迅猛、经济总量不断增大,城市面貌日新月异。2018年5月,国家统计局开展了第二次时间利用调查工作,北京调查总队对全市1700户(城镇1280户、农村420户)居民家庭开展了入户调查,调查对象为15周岁及以上常住成员,实际调查4238人,其中,男性2063人、女性2175人。下面根据此次调查的结果对北京市居民时间利用的特点和变化进行分析。

一、北京市居民时间利用总体情况

将居民的一天分为五大部分--个人生理必需时间[1]、工作时间[2]、家庭劳务时间[3]、学习培训[4]时间、个人自由支配时间[5]。从总体来看,2018年北京市居民的一天分布情况如下:

图1 北京市居民一天的时间分布情况

单位:%

1.jpg

调查结果显示,人均个人生理必需活动时间为12小时10分钟,其中:睡眠休息[6]时间为9小时12分钟,个人卫生护理时间为55分钟,用餐或其他饮食时间为1小时57分钟。

对于北京市居民中参与就业的人群来说,工作时间为8小时34分钟,交通时间为1小时29分钟。其中:工作日[7]的工作时间为8小时54分钟,休息日[8]为7小时42分钟。

北京市居民平均家庭劳务时间为2小时52分钟,其中家务劳动占用的时间最多,高达1小时25分钟;学习培训时间为29分钟;个人自由可支配时间为4小时34分钟,其中:健身锻炼时间为51分钟;听广播/音乐时间为8分钟;阅读书报期刊(含电子介质)时间为16分钟;看电视时间为1小时47分钟;休闲娱乐时间为1小时9分钟;社会交往时间为19分钟。

北京市居民平均使用互联网[9]的时间为3小时6分钟。其中:工作日上网时间为3小时14分钟;休息日上网时间为2小时46分钟。居民使用互联网的方式包括通过手机、PAD上网和通过其他设备上网,居民通过手机、PAD上网的平均时间为2小时20分钟,通过其他设备上网的平均时间为26分钟。

二、北京市居民时间利用特征

(一)城乡居民时间利用情况对比分析

1.城乡工作日、休息日工作时间较分明

北京城乡居民的特点是以就业/工作为主,所以一周的生活比较规律,工作日、休息日比较分明。城镇居民工作日、休息日工作时间分别为9小时3分钟和7小时40分钟,二者相差1小时23分钟;农村居民工作时间分别是8小时37分钟和7小时44分钟,二者相差53分钟。

表1 城乡居民参与者平均工作时间对比

单位:分钟

2.jpg

2.城镇居民家庭劳务时间多于农村居民

在家庭劳务活动中,城镇居民人均家庭劳务时间是2小时57分钟,农村居民为2小时34分钟,比城镇居民少23分钟。城乡居民休息日用于家庭劳务活动时间均多于工作日。城镇居民工作日家庭劳务时间为2小时40分钟,休息日为3小时38分钟,多于工作日58分钟;农村居民工作日家庭劳务时间为2小时21分钟,休息日为3小时5分钟,多于工作日44分钟。

图2 城乡居民人均家庭劳务时间对比

单位:分钟

3.jpg

3.城镇居民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内容更丰富

农村居民每天花费在看电视的时间比较多,为1小时52分钟,城镇为1小时45分钟,农村较城镇多7分钟。城市居民在健身锻炼、听广播/音乐、阅读书报期刊(含电子介质)和休闲娱乐的时间多于农村,分别高于农村13分钟、2分钟、11分钟和9分钟,城镇居民的个人自由支配时间更丰富多彩。

图3 城乡居民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对比

单位:分钟

4.jpg

(二)男女时间利用情况对比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女性对家庭的劳务时间较长,就业女性较辛苦。

1.男性工作时间多于女性,女性劳动强度大,家庭劳务时间更多

按参与工作的人群来计算,男性平均每天从事工作时间是8小时58分钟,女性为8小时1分钟,比男性少57分钟;男性每天的家庭劳务时间为1小时50分钟,女性为3小时48分钟,比男性多1小时58分钟。其中,男性的参与率[10]为56.29%,女性为82.08%,比男性多25.8个百分点。

2.男性更加注重娱乐休闲

在个人自由支配时间中,男性平均每天花费的时间是4小时53分钟,女性为4小时16分钟。自由时间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休闲娱乐,男性比女性多16分钟,娱乐生活更丰富。看电视仍然是男性与女性参与最多的休闲活动,比例均达到65%,具体数据见表2。

表2 男性与女性自由时间对比

单位:分钟

5.jpg

(三)不同年龄段居民时间利用情况对比分析

按照我国现行的年龄分段标准,将数据从15岁到39岁人群划分为青年,40岁到64岁人群划分为中年,65岁以上人群划分为老年,依此分组进行数据分析。

1.青年人工作和通勤时间最长

调查数据显示,青年人的平均工作时间为10小时,中年人群为8小时5分钟,老年人为5小时48分钟。可见,从时间的层面考虑,工作的主要人群为青年和中年。在老年群体中,有11%的人群参加了工作。从通勤时间来看,年龄越小承受的通勤时间越长。青年人的通勤时间为1小时52分钟,中年人为1小时15分钟,老年人为52分钟。

表3 不同年龄群参与者工作时间对比

单位:分钟

6.jpg

注:此处时间为参与者的工作时间,由于参与就业/工作和家庭生产经营活动的人群不同,因此两部分简单求和并不是全部参与者的工作时间。

2.老年人的家庭劳务时间最长,青年人更关爱子女成长

从总体来看,青年人的家庭劳务时间为2小时11分钟,中年人为2小时31分钟,老年人为2小时40分钟。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庭付出的时间越多。

在家务劳动时间中,青年人的平均时间为38分钟,中年人为1小时43分钟,老年人为1小时56分钟。由此可见,中年人和老年人为青年承担了大多数的家务劳动。

青年人在陪伴照料孩子生活和护送辅导孩子学习上的平均时间为1小时11分钟,均多于中年人和老年人。可以看出,青年人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来教育子女,更关爱子女成长。

图4 不同年龄段家庭劳务时间对比分析

单位:分钟

7.jpg

3.青年人学习培训时间最长,高中生学习压力较大

在学习培训活动中,青年人花费的时间最多,为1小时39分钟。学习培训活动是指参加大中小学正规教育和业余大学等非正规教育的学习培训活动。因而,此项活动主要由在校学生完成。由于此次调查对象是15岁及以上人群,因此,从年龄分组[11]情况看,在15-19岁人群中参与学习培训的人数最多(此年龄组中绝大多数是就读于高中一年级至大学二年级期间的学生),参与率达89.8%,学习培训时间为9小时。在15-19岁人群中,参与学习培训的时间为9小时52分钟,男性平均每天学习时间是9小时42分钟,女性为10小时1分钟。其中,在工作日(周一至周五)中,学习培训时间为11小时9分钟;休息日的学习培训时间为6小时38分钟。

可见,15-19岁人群中,平均每人每天学习8小时外,至少还要有近2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学习,而在工作日中,还要学习3个小时左右。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北京市高中生的学习压力比较大。

4.老年人个人自由支配时间最多,青年人休闲娱乐时间更长

在个人自由支配时间中,老年人的个人自由支配时间最多,平均时间达到了6小时45分钟,中年人为4小时32分钟,青年人为3小时41分钟。看电视、健身锻炼和休闲娱乐是个人自由支配时间的三大模块。在青年人中,休闲娱乐是主要的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平均时间为1小时36分钟,其次是看电视,平均时间为50分钟;在中年人中,看电视是主要的自由活动时间,为1小时52分钟,其次是休闲娱乐,平均时间为1小时,健身锻炼也达到了55分钟;在老年人中,看电视是最主要的自由活动时间,为3小时12分钟,其次是健身锻炼,为1小时29分钟。

图5 不同年龄段人群自由时间对比分析

单位:分钟

8.jpg

三、十年间北京居民时间利用的变化

(一)“上班族”工作时间[12]增加近一小时

调查结果显示,与十年前相比,北京居民的平均日工作时间有所增长,2008年“上班族”平均工作时长为7小时38分钟,2018年为8小时34分钟,工作时间增加了56分钟。对比十年间北京的人口变化可以发现,由于北京市人口结构逐步进入老龄化阶段、经济高速发展等原因,北京的“上班族”人口占比下降,但工作时长却在增加。

(二)北京居民的交通时间变化不大

2008年北京市居民上下班的交通时间为1小时29分钟,2018年依然为1小时29分钟。数据显示,2008年北京市的常住人口为1771万人,2017年底为2170万。由于大城市的集聚效应,十年间北京常住人口激增,交通压力加大,在此背景下,北京市采取了一系列的改进措施,在治理大城市病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三)北京居民家务劳动时间减少

2008年北京市居民人均家庭劳务时间为2小时32分钟,2018年为2小时52分钟,比2008年增加了20分钟;2008年家务劳动时间为1小时55分钟,2018年为1小时25分钟,减少了30分钟。由此可见,北京市居民更加关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照料家庭方面也加大了时间的投入。同时,家务劳动日趋社会化,随着外卖、保洁等服务业以及智能家居的发展,居民家务劳动的时间有所减少。

(四)北京居民的个人自由支配时间有所提高

自由时间长短及活动内容是反映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标志。2008年北京市居民人均自由支配时间为4小时17分钟,2018年为4小时34分钟。十年内北京居民的人均自由可支配时间提高了17分钟,业余生活极大丰富,生活质量得到了提高。其中:2018年北京市居民人均健身锻炼时间比2008年增加了14分钟;人均休闲娱乐时间比2008年增加了25分钟。此外,北京市居民的休闲娱乐方式更加多样化,除常规的休闲娱乐方式外,还包括收藏、集邮、书法等高雅艺术类型活动。

(五)十年间睡眠休息时间、用餐时间均增加近20分钟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持续性的高速增长趋于放缓,加之居民生活观念的改变使得人们回归生活的意愿愈加强烈,进而提高了睡眠、用餐时间的增长。十年间全市居民睡眠休息时间、用餐时间均增加近20分钟。

(六)上网时间大幅提高,移动互联网成主流

2008年,北京市居民的上网时间为25分钟。由于网络覆盖面积不断增加、智能手机逐渐普及,2018年上网时间达到了3小时6分钟,比2008年增加了2小时41分钟。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互联网已成为人们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使用时间,占据了上网时长的75%。

--------------------------------------------------------------------------------

[1]个人生理必需时间包括睡眠休息、个人卫生护理和用餐或其它饮食。

[2]工作时间即属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范畴内的生产活动,包括与居民就业、家庭生产经营活动以及与之相关的交通活动时间。

[3]家庭劳务时间包括家务劳动、照料辅导孩子和家人等时间。

[4]学习培训指初等、中等、高等学历教育学习,成人技术培训、成人非学历高等教育等继续教育学习,以及与之有关的家庭作业、预习和课后复习等学习活动,各类短期培训(外语、计算机、驾校、商业和文秘、个人娱乐爱好等),参加资格认证课程、为职业考试进行的复习课程、参加职业考试(没有单位资助)等活动。不包括与工作有关的单位上岗前培训和脱产学习等,也不包括护送辅导孩子学习。

[5]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包括健身锻炼、听广播/音乐、看电视、阅读书报期刊(含电子介质)、休闲娱乐和社会交往。

[6]睡眠休息:指为满足个人生理需要而进行的夜间睡眠、白天睡眠、打盹、午睡或闭眼短时休息活动,从上床躺下即为此项活动的时间开始点,睡前的床上玩手机等时间也计入睡眠休息时间。

[7]工作日:指国家法定工作日,即周一至周五。

[8]休息日:指国家法定休息日,即周六、周日。

[9]使用互联网是指各类主要活动通过互联网来实现,指某项主要活动是通过智能手机、pad、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等设备进行的上网活动。如果上网活动只作为某种主要活动的伴随行为,则不计入使用互联网时间。

[10]参与率指参与某项活动的人数与调查总人数的比例。

[11]按照5岁一组将全部调查对象进行分组。

[12]此处为2018年参与者的人均工作时间与2008年的参与者的人均工作时间进行对比。